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www.343866.com >

www.343866.comClass teacher

千峡湖铁笼沉尸案 昨天滴四次开庭【组图】

2019-10-23 

 

 

  摘 要:千峡湖铁笼沉尸案,在经历了警方的艰难打捞后,铁笼和被害人遗体浮出水面,真相看来也随之浮出水面。

  千峡湖铁笼沉尸案,在经历了警方的艰难打捞后,铁笼和被害人遗体浮出水面,真相看来也随之浮出水面。

  之前,该案已经开庭三次(含附带民事赔偿诉讼)。检方呈上全新证据链后,昨天该案在杭州中院1号法庭第四次开庭。

  历时3个小时的庭审中,尽管公诉人当庭出示打捞出的铁笼并播放打捞视频,第一被告人胡方权仍一如既往地“坚持”说已经把被害人释放。

  “庭审至此,公诉人想以这样一段话作为结束。米兰昆德拉说过:永远不要认为我们可以逃避,我们的每一步都决定着最后的结局,我们的脚正在走向自己选择的终点。当三被告人把被害人装入铁笼的那一刻,当三被告人抬到栏杆的那一刻,2019-09-1810:26这是位于湖北省红安县七里坪镇的长胜街(8月2日当他们把铁笼抛入水库的那一刻,就注定了把自己引向了今天这个不归的结局。”庭审中,公诉人鲍键感慨地说。

  当铁笼、尸检报告等新证据摆在面前,被分别讯问的三名涉嫌故意杀人罪的被告人对于事件当晚的供述,动画片中的奇葩逻辑海底浇花就算了反重力裙子更可恶,却有三个截然不同的版本。

  出示新的证据后,公诉人问:“你还是坚持从桥底打捞的被害人与你无关的吗?”

  有辩护律师问及,事发的2012年8月31日晚上,把被害人锁进铁笼用车辆带往北山大桥时,是否提前告知张崇宣?

  胡方权称,当时是准备把受害人转移到下一个关押点。“本来那边的房子已经租好了,在过了北山大桥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,原来是养鸡养鸭的地方,房子蛮旧的。”他说,第二被告人张崇宣、第四被告人傅雄武也一并去看过,才选定了那里。

  “我都已经交代过了,都承认了”张崇宣说话有些结巴。

  张崇宣交代,当晚,胡方权喊上他和金朝国,开着皮卡,装着被关在铁笼里的被害人来到丽水市青田县北山大桥上,车子开过大桥三分之二后又掉头,开回到大桥中央,贴着桥栏杆停下。

  “掉到下面去了。”张崇宣虽然承认笼子掉下了桥去,但是怎么掉下去的,却说自己不清楚。但他明确回答,笼子掉下去时,胡方权也在他身边。

  因为“当时天太黑”,张崇宣自称什么也没看见,连装着受害人的笼子掉进水里的声音也没听见。

  而在上一次的庭审中,张崇宣信誓旦旦地翻供,说自己“在北山大桥的过桥处,把人给放掉了”。

  张崇宣承认,在铁笼和尸体还没找到时,自己还存有“侥幸心理”。而现在,“知道(被害人的)尸体被打捞上来了,就没办法再侥幸了。”

  在警方之前的一份笔录中,张崇宣承认自己“用两根手指去碰了一下笼子”。昨天,他辩称:“我只是去拉雨布的时候两根手指碰到了笼子。”